年底了,又要闹“金融大师”了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借贷说

11月27日下午各大银行突然统一发公告表示:拒绝赚钱的业务!

建设银行说:2020年11月30日起,账户贵金属及代理个人上海黄金交易所贵金属交易业务暂停办理签约开户。

农业银行也说:2020年11月28日起,暂停我行账户贵金属交易业务。

平安银行又说:2020年12月1日暂停该业务的新开户功能。


多家银行在公告中都提到暂停的原因是近期国际贵金属市场价格波动增大,个人客户交易类贵金属业务风险上升;另外也有多家银行在公告中表示,已开户客户的正常交易不受影响。

波动大了就不许开户?什么时候的规定?风险上升就不许开户?什么投资没风险?

看来他们没说实话。

投资“民粹主义”

之前写了N篇“国家层面民粹主义”,本来觉得说得够清楚了就不用了在反复“描”那个话题了。

直到12月3日也就是今天,个人觉得需要提醒一下各位投资者:警惕投资圈民粹倾向。

上周六(11月28日)当看见各大银行声明的新闻,老夫就是一愣,那可是赚钱的买卖,如果不是有绝大的原因不会停。


询问了一些投资行业的朋友了解到一个事,人家倒也没明说一定与此有关,只是告知了投资圈最近有这么个事,至于怎么想那是我的事了。

故事是这样的:某一线城市有个人投资者,通过一家商业银行的交易账户参与上海黄金交易所白银延期合约的投资交易。

在2020年9月1日到9月24日的24天(18个交易日)内,投入本金1000万元,最终亏损近700万元!

亏损发生后,该投资者一直在向银保监会、人民银行等部门实名举报和维权。同时商业银行授权的第三方投资公司也被牵连其中。

……

还记得4月份的“原油宝”事件吗,就是芝加哥那边4月底原油期货换合约,国内银行这边没有及时调整。恰逢5月合约出现史无前例的暴暴暴跌,一路跌穿7美元/桶。

连累未及时换合约的散户投资人手中的4月合约,最低时一路跌穿-40美元/桶,虽然盘中回升,但最终收盘在-37.63美元/桶。


对于众多“原油宝”亏损客户,银行直接要求大家“还钱”。就是说散户们亏掉的本金是各位“活该”的,除那以外的“穿仓亏损”需要赔偿给银行。

坊间传闻最可怜的一位散户投资者一万块本金在银行做原油期货,一夜之间亏损2.66亿!就是说这位倒霉鬼亏损的2.66亿,除了那一万本金是他自己出的钱以外,剩下的2.6599亿需要赔给银行。

随即“原油宝”产品所有投资者中亏损的那一部分散户向银行提出集体诉讼。(注意我说的是“亏损的部分散户”,其实那个产品大部分投资者是赚了钱的。)

玩不起,就可以耍赖

那么,你说,要是想在银行做“金融衍生品”投资,是不是要签“风险告知书”?肯定要签啊?不然肯定不给开户啊。

那么是不是要做“风险承受能力测评”?肯定呀,机构就是根据测评结果推荐投资产品呀。


那么在明知道“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的前提下,涉足风险更大的期货产品;在开户前已机构被反复告知该类产品的风险系数远高于股票的前提下,在各种文件上签下自己大名之后出现亏损,可以耍赖不认账吗?

答案是:可以。

因为“我们是弱者”。

笔者年纪小,没经历过万恶的旧社会,据听说那时候有种场所叫“赌场”。如果自己走进去凭本事输光家产,然后大闹赌场要求“退还”财物,一般结果就是“人间蒸发”。

赌博就是一种“高风险投资”,和今天的“高风险金融衍生品”是一种东西。

必须声明:我举“赌博”这例子,绝不是说“因为赌博是错的,所以风险投资也是错的。”赌博之所以不合法,就是因为法律说它“不合法”。言尽于此。


发了大财不会多分给机构一个硬币,亏了大钱就对金融机构提起诉讼。今天的散户啊,呵呵,感谢新社会吧。

最早这种“被反咬一口”的情况还是出现在民间投资公司。因为需要和大机构竞争,往往他们筛选客户的门槛相对较低。同时面对法律诉讼的抗风险能力也是最差。

自2018年开始,违法P2P相继暴雷,相关部门也在彻查违规操作的合法民间金融机构。而治理手段大有“秦风明韵”的轻罪重罚的意味。

受此“激励”,玩不起的劣质散户,就开始在自己操作的金融衍生品出现亏损后直接诉讼。而监管机构本着“宁可错杀一万,不能放过一个”的宁枉勿纵原则,接到报案直接查封公司及其账户。

必须承认,这样做的确抓出了大批犯罪分子。但对于那些仅仅是有些“擦边球”的合法公司却是沉重打击。

老话说得好“水至清则无鱼”,要是各大餐饮监管部门用这力度检查所有饭馆,呵呵,最先破产的一定是“外卖公司”。(饭馆全关门了)


本来银行金融部门的朋友对此坚决拥护,因为少了好多竞争对手。上个月的事情一出,他们也意识到了:这把火烧已经到自己了。

这种“输不起还玩,玩不起就耍赖”,还义正言辞的散户就是我要说的“投资民粹主义”。

而做出这些劣迹的散户说到底其实也是无辜的。社会学有个汉隆剃刀理论,说的是:能用愚蠢解释的,就不要用恶意。

就是说,有些行为不是出于“坏”,而是源于“蠢”。

多说一个题外话,汉字里这个“蠢”有单独的意思。你看这个字形是不是“春天了,一堆虫子动来动去”,所以说“蠢”形容的是:没那个能力,却误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然后贸然行事的人。

像不像那些散户的行为?那么问题来了:谁给了散户迷之自信?


阿猫阿狗呗。啊,不对,现在叫“大师”。

“大师”

这两天正有一位S姓“大师”在买他的金融线下课,一场讲座票价3888,可见很有市场。如果市场的导向都是这水平,就证明:接收方就是这水平。

因为商家要迎合消费者口味。

这位大师当年出名,是因为写了一本销量不错的“金融领域名著”《XX战争》。

S大师在那本书的后面介绍说:他20世纪90年代赴美留学,但他学的不是金融,学的是信息工程和教育学,长期关注并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经做过金融机构房地产方面的高级咨询顾问,也做过一些与IT有关的东西。

当然不能仅从这一点就贸然推断人家是“外行”,这年头“跨界打劫”成功案例多的是。

然而这位大师貌似并不想掩饰自己对金融领域的外行言论:英国《金融时报》曾经采访过S大师,这位大师说:

他非常惊讶地发现原来联邦储备局表面上是个国家机构,事实上那是个私人银行。它竟然有股东。你看资料,他们都隐瞒这个事实。

……


由他这个“很惊讶”可见其经济学知识浅薄到什么程度。美国联邦储备局既是中央银行又是私人银行。

它是私人的,但是目的在于要“摆脱国家对它的干预”,之所以想摆脱干预是因为:有时候政府会为了短期的理由多发行一些货币。

如果把中央银行变成一个私人银行的话,它就跟政府保持了相对的距离,意味着它有独立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不受政府短期政治目的的影响,这就是它成为私人银行的理由。

说到所谓“私人银行”,“大师”又犯了一个大错误,书里描述“联邦储备局是私人银行,这是一个纯粹的私有机构,这些股东直接就可以在里面牟利了”。

这是在1913年美国联邦储备法案里面写得清清楚楚:在美国联邦注册一家银行,就必须入股美联储。

入股之后,只享受两个权利:

第一,每年拿6%以下的股息。

第二,可以选举地方美联储主任委员。

△美联储委员会

美国联邦储备局每年有两百亿美金的红利,但它大部分的盈利都要上交给美国财政部,而不是落到私人手中。至于那些股东,能够分到的区区6%还是毛利。大概一年一家银行分到10万美金左右。

而且美联储的股票虽然是私人银行拥有。但这些股票一不能出售,二不能转让,三不能抵押。

至于那个“地方委员”选举,仅仅是美联储地方分支机构的主任委员。美联储委员会里那七个说话有用的人,都是由总统任命,跟这个没有关系。

正因如此,对很多私人银行来讲,加入联邦储备局成为它的股东基本只有义务,没有权利,没什么好处的。所以美国曾经出现过很多私人银行家想尽办法退出联邦储备局股东的行列。

“背后黑手”

另外S大师还分析出:既然它就是一家私人银行机构,那么就容易被大股东从后面控制。而这个大股东是一个“可怕的家族”,这个家族制造了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灾难”。

从林肯总统遇刺、经济大萧条、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到东南亚经济危机、日本的泡沫经济爆破等等一系列事情,背后都是有阴谋的,而这个阴谋跟一个家族有关。

这个家族太厉害了,所以它能够搞定大家,让大家发现原来在操纵全球金融市场的都是他一个人、一个家族,这个家族就是有名的银行家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

△罗斯柴尔德家族LOGO

原来我们全世界的金融秩序,政治大事,国际间的战争都是这么一个银行家的家族为了个人私利,为了垄断财富,为了牟取暴利而搞出来的,甚至连美国联邦储备局也是他们的傀儡和玩偶。

“大师”认为:罗斯柴尔德家族拥有的财富保守估计是50万亿美金。这个数字怎么来的呢?“大师”是引用自1962年的一本英文书。

书上说在1850年的时候,估计这个家族拥有的财富大概是60亿美金,中间通货膨胀156倍,所以到了今天是50万亿美金。

这就是问题所在:1856年的时候这个家族可能有相当于今天50万亿的钱,不是说今天。

但这本书就这么偷龙转凤,虚虚掩掩地让你觉得他说的是今天罗斯柴尔德家族有这么多钱。整本“畅销”书全是充斥着诸如此类的“细节”。

另外,“大师”认为:中国如果开放金融市场,就要跟这个大家族对抗。而中国要怎么样才能确保“自身安全”呢?

“大师”提出的想法:是恢复金本位的货币制度?!


他认为现在社会为什么会放弃金本位的货币制度也都是这些银行家搞出来的阴谋。

因为当货币没有黄金或者白银在背后支撑的时候就很容易被他们操纵,让他们从中赚取暴利进而吞吃我们老百姓的血汗钱。

作者对国际金融机构资本的资讯掌握甚至不及大学一年级学生对宏观经济学的认识,简直是错误全部归结到一个家族身上。

然后让中国施行全世界都“顶不住”的“本位货币”。

不知道用前面说的“汉隆剃刀”怎么解释:是“坏”呢,还是“蠢”呢。

“世界末日贩子”

二十几年前类似于《神秘北纬30°》《水晶头骨》《法老的诅咒》之类的书大行其道。到今天,全世界相信依然有大量的人相信这些阴谋论,相信有个什么团伙在隐瞒“世界的真相”并且“操纵着这个世界”。


有可能是“共济会”还可能是“蜥蜴人”,当然还有“罗斯柴尔德家族”。

很多读者看到这类书时,觉得简直像看小说一样刺激。结果就忘记了查考,忘记了怀疑它里面各种资料、细节到底能不能够支撑它提出的观点,提出的这些观点的背后有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

这类书里的作者统称为“世界末日贩子”。

他们的核心观点就是:未来很恐怖,马上要崩溃了,将会一塌糊涂,而这些人非常受欢迎。

他们一本接一本地出书,而且被非常著名的大学请去演讲,而且爆满。预测错了怎么办?什么都不用办——他们根本不必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因为人们根本不介意!

他们的下一本书还是那么畅销。在预测这门生意里,预测错了没人会记得。预测对了,“大师”就一夜成名——不但自己可以吹,媒体还会帮“大师”吹。


这类“大师”满地都是,一扫一大筐,我用“S大师”的东西做论据并不是可以针对他,主要是,不熟悉别的“大师”。

一来,从小家长教育我“走正路”。所以到了如今这把年纪依然谨遵家训,不敢结识那些“大师”。(倒是认识了不少街边摆摊算卦的正经人)

二来,这“S大师”又跳出来买课害人了。

说到这里不禁要问一句:

这些“大师”水平尚且如此,他们的学生又当如何?

散户的认知“死结”

批评那些“大师”的人有很多,有理有据的文章更是汗牛充栋,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信“大师们”的言论呢?

答案是:多年教育给我们的“惯性思维”。


以考试为目的思维方式告诉我们:只要好好复习,一定有高分。如果没得高分,那就是你努力不够。

直到今年那部因为疫情影响而撤档的电影《银河补习班》里邓超那段:

真正的人生难题不会像考卷那样,自动跳出ABCD四个选项,有且只有一种标准答案。而是会有 EFGHUK的岔路,甚至能开出X、Y、Z的脑洞。

……

才让很多家长泪流满面之余继续逼孩子刷题备考。或许“努力与成功”之间的因果性可能出现在“考试”那个领域,但是离开学校基本就没用了。

然而我们能看到这种路径依赖的惯性思维充满整个人生:我这么努力,怎么找不到好工作;我这么加班,怎么不给我升职加薪;我对你这么好,怎么还不喜欢我……

当一个人了这种“只要…就一定”的认知,放在职场里最多就是一个废物。但是放在投资领域里就麻烦了:只要我和“大师”学,就一定能赚钱;只要我亏钱了,就一定是被投资机构骗了;只要我提起诉讼,就一定能赢……


你说,嘴对着心说,这种人有可能在投资领域赚到钱吗。

这世界上还有“确定性”这玩意吗?如果阁下是这种“确定论”者,建议去问问身边做销售的人,看看“我努力了,客户一定下单”,这句话说出来会被嘲笑吗。

尤其是需要“想象力”的工作。要是说:一个离异大姐带着几个孩子,不去工作天天泡咖啡馆,就能成为伟大作家和全国首富?1997年以前的J.K.罗琳都不会相信。

“因果性”这东西在现在时代越来越值得怀疑,如果某位大师告诉你:明年投资XX一定赚大钱。

就如同3888元一次的“写作课”告诉你:你只要XXX,你也一定能写出《哈利波特》。

可笑吗,然而那些“大师”真的就是在反复加强散户这种认知。

这拉拉杂杂五千多字就是想奉劝散户以及对金融投资跃跃欲试的未来韭菜们,不是不能玩。反省一下自己,如果您坚信“只要…就一定”的因果结构,还请远离投资。


如果不知道怎么反省,给您一个方式:只要孩子好好学习,就一定能考得上好大学;只要考上好大学,就一定找到好工作。

恕我直言,如若您用这种观点教育孩子,还请远离金融投资。有那闲钱楼底下开个小店铺不香吗,何必亏在投资里呢。

最后送给散户一句话:升斗小民,手脚莫停。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找个正经事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