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P2P”一哥到金融界“淘宝”,陆金所为何不惧摩擦敢赴美上市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借贷说

本文同步发布于网站BT财经(https://www.businesstimeschina.com),这里还有更多精彩文章等你来看!专家大咖深度解读中概股等当下热点财经事件,让你受益匪浅!

继蚂蚁集团之后,平安集团旗下的陆金所也传出上市消息。

据外媒消息,陆金所已经聘请了美国银行、高盛、汇丰、摩根大通等华尔街投行负责其纳斯达克上市工作。若上市成功,陆金所将成为又一个体量巨大的独角兽企业。


作为中国平安孵化的金融科技企业,陆金所头戴多个光环:背靠大金主平安集团,是国内第一家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多年来稳居网贷行业的头部地位。

在这样的背景下,陆金所的估值也一路走高。早在2014年,其估值便以高达千亿。而对于陆金所的此次赴美上市,有媒体分析,此次估值或将高达1800亿。

面临全面转型的陆金所,为何会在这一节点启动赴美上市,或另有深意。

成也“P2P”,败也“P2P”

2011年,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与原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计葵生会面,闭门深聊了一个半小时。

马明哲告诉计葵生,他想要策划一个金融交易所,试图在综合金融实践基础上,借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美国洲际交易所的模式和经验,全资建成金融业的“阿里巴巴+淘宝”。

其实,早在2009年,平安集团的高层就开始关注和研究金融资产交易所的模式。

该项目在平安内部被认为是深化综合金融战略、建立以科技引领综合金融模式的核心工作,是下一步集团创新发展的重心所在。平安把当时还处于“概念阶段”的交易所的注册地,选在了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

在计葵生加入后,这个被誉为平安未来创新发展的重心迅速落地、开花结果。2011年9月,在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陆金所)正式注册成立。

成立之初的陆金所被定位为“一个开放的平台”,按照当时的规划,该平台的业务应涵盖所有金融机构的产品。从这个意义而言,陆金所是中国互联网金融产业的源头。陆金所是国内第一个“P2P”平台。


陆金所成立之初,P2P是其核心业务,也是主要的利润的来源。

依靠率先布局的领先优势和中国平安的强大品牌背书,陆金所的P2P业务做得风生水起。自2012年开始推出P2P业务,陆金所交易量长期居于同行业之首,在2015年第三季度超过了网贷鼻祖Lending Club,成为全球第一大P2P平台。

拥有良好的经营业绩与位居行业头部的超然地位,站在风口上的陆金所势头正旺。在这样强劲的东风之下,陆金所也开起了上市之旅——2015年12月,陆金所首度开始承认上市计划。当时,陆金所CEO计葵生称,最快将于2016年下半年启动上市。

不过,陆金所上市的计划执行得并不顺利。行业乱象引发的监管政策的趋严,打乱了陆金所的上市节奏。

2016年2月,刚宣布完成12.16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达到185亿美元。但仅仅过了三个月,对P2P行业的监管政策高密度发布,高烧不下的互金行业也瞬间坠入寒冬。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陆金所自身也遭遇了暴雷、违约等一系列危机,其代销的资管产品暴雷事件频发,即便是头部平台也难逃行业的巨大风险。

在这样的环境下,陆金所的上市之旅不确定激增,陆金所的上市计划延宕至今也未实现。

从P2P走向2B端

野蛮生长,必然带来秩序的失衡,P2P行业的魅力不再。而陆金所再次表现出其敏感的政策嗅觉和快捷的反应速度。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6底年陆金所便开始压缩P2P业务,推进去P2P化的改革。

2019年7月,有消息称,陆金所将全面退出P2P业务,尽管这一消息被陆金所方面证伪。但陆金所方面坦承正配合监管做好“三降”工作。而三降指的是降存量规模、降借款余额和降投资人数。陆金服的去P2P化趋势明显。

不过,去P2P化对陆金所的影响并非是伤筋动骨。

早在2015年,P2P业务所占的份额,便下降到10%左右。近年来,这一比重进一步下降,目前仅占3%左右。陆金所持续推进去P2P化,对主业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陆金所成功获得消费金融这一全新领域的入场券。

今年3月30日,平安消费金融正式获批,成为今年第一家获批开业的消费金融公司。该牌照的获得,使得陆金所可以合法承载个人借贷业务,顺利实现了转型。

从平台生态建设的角度来说,陆金所的布局也初见成效,其要将陆金所打造成金融业超级平台的初衷也得以落地。

2016年,陆金所控股完成了对普惠金融业务和重金所业务的重组,形成旗下陆金所、重金所(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前交所(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普惠金融“三所一惠”战略布局,全面布局财富管理、机构间交易和消费金融领域,打造在财富管理领域的“天猫”平台。

2017年8月,平安集团在新加坡宣布旗下旗下陆金所的国际业务平台,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所(新加坡)有限公司(简称“陆国际”)已获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原则性批准,取得“资本市场服务牌照”,正式在新加坡开业,于8月上线。至此,陆金所“四所一惠”战略布局全新亮相。

陆金所将“四所一惠”的布局表述为覆盖个人、企业、金融机构以及政府部门,相互之间的业务往来和用户共享产生协同效应、壁垒极高,促使陆金所发展成领先的互联网金融交易信息服务平台。

尽管,无论是从影响力还是用户黏性的角度来说,陆金所很难与蚂蚁同日而语,但这一全品类、多角度的金融服务体系确实已经成功抢占到行业的制高点。

2018年底,计葵生发表了一封名为《新期待,新未来》的内部公开信。在这封信中,他将陆金所称为“一家中国乃至全球领先的综合性线上财富管理公司”,点明了陆金所的未来定位。

根据平安集团的年报,陆金所已经与300多家机构建立了资产端的合作关系,活跃投资客户有1250万,能够提供的金融服务产品达到7000多种。在B端资产规模方面,2019年已经达到了652.25亿元,相比2018年的74.09亿元,增幅高达780.3%。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B端资产,是通过与信托、银行等深度合作,嫁接陆金所的科技赋能系统所产生的资产余额,这意味着陆金所自发力B端业务以来谋求金融科技转型已初步成功。

根据中国平安今年的一季度报,截至今年3月底,陆金所控股的客户资产规模已经增至3548.48亿元,管理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了9.5%,至5062.75亿元。

从这个角度来说,经历了去P2P2的陆金所,甩掉了这一负资产,在资本市场的认可度将进一步得到提升,也为上市进一步扫清了障碍。

是IPO的好时机吗

瑞幸咖啡暴雷之后,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的不友好情绪激增,美股市场正在上演“中概股大撤退”。在这样的背景下,陆金所为何仍然要坚持赴美上市呢?


或者,陆金所是基于如下的考量。

首先,陆金所自身的定位是一家国际化的金融服务机构,其业务体系、服务群体不是仅限于国内市场,而是希望立足国内、将生意做到全球。选择登陆美股市场,更有利于其在国际市场展开金融业务的扩张。

以美国股市为切入点,陆金所可以进入美国的金融市场,为美国的客户开展金融服务。能够以资本的方式,低成本进入世界上最为发达、成熟的金融市场,这种便利和优势,对于陆金所来说是绝无仅有。

再者,选择在美国市场冲击IPO,可以获得更高水平的估值。

尽管自2017年以来,陆金所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去P2P化改革,但在短期内,陆金所很难摘掉互金的标签。平台频繁暴雷、政策监管不断加码,种种不确定性因素的叠加势必影响总体的估值。而美国资本市场的成熟度更高,其对于企业价值的判断更为理性。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陆金所转战纳斯达克市场,显然会获得更高水平的估值。

但仍需警惕监管风险,这不只是指陆金所,还有蚂蚁集团。

据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估计,面向C端的小微贷款在2017年大部分时间里为蚂蚁集团提供了近20%的利润。但随着监管政策变动,2017年第四季度的收益仅为1.93亿元,远低于第三季度的20亿元。

2017年,P2P贷款是中国互联网金融的主要形式,未偿贷款总额高达1.1万亿元。而据中信里昂证券数据,蚂蚁集团和陆金所的网络贷款逾期率分别为32%和13%。

对此,彭博社指出,陆金所在招股书上披露这些资产负债情况时,需要想方设法解释2018年-2019年这段尴尬时期。如何才能让外国投资者信任并理解中国金融行业,是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需要思考的问题。

当然,相较于已经过气的P2P,致力于平台生态建设的陆金所在讲的新故事,显然更有想象力。但是否真的具有说服力,就要看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陆金所上市后的表现了。